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金融新闻 >

周立波在美国被判无罪说二个美国的案例见证下法律的死板

2021-12-23 01:16      点击次数:

先说二个美国法律中的经典案例,一是最典型的辛普森杀妻案。这个案件至今还是争议不断,当时的审判被称为世纪审判,甚至在辛普森案裁决即将宣布之时,整个美国一时陷入停顿。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推开了军机国务,国务卿贝克推迟了演讲;华尔街股市交易清淡

  先说二个美国法律中的经典案例,一是最典型的辛普森杀妻案。这个案件至今还是争议不断,当时的审判被称为世纪审判,甚至在辛普森案裁决即将宣布之时,整个美国一时陷入停顿。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推开了军机国务,国务卿贝克推迟了演讲;华尔街股市交易清淡;长途电话线路寂静无声。数千名警察全副武装,如临大敌,遍布洛杉矶市街头巷尾。CNN统计数字表明,大约有1.4亿美国人收看或收听了“世纪审判”的最后裁决。

  可结果竟然是无罪,以至于当时的总统克林顿都亲自出面要求大家尊重陪审团的判决。

  在这起案件中,所有的罪证都指向辛普森,而且他还有逃跑的嫌疑,甚至出动直升机去抓捕的。在这起案件中尽管未找到凶器,也没有采集到清晰的指纹证据,更没有目击证人,但同样辛普森也没有有利的证明其不在现场,但警方现场滴落的血痕中有辛普森的血,至少可以证明他到过现场,并且在辛普森家中搜到的手套和脏衣服都有被害人的血。但是美国的法律体系虽然尽量做到面面具到,且条理清晰明确,可是在主过于清晰明确,反面给了律师可钻的程序漏洞,美国包括西方法律的二个前提,一疑罪从无,二程序正义,单一个都是没问题的,但是二者合在一起就会出问题,这二者合在一起就大幅提高办案的成本。但这一点美国的司法者在制定时也考虑到了,所以有了陪审员制度,也就是陪审员不需要了解法律的细节,只需要凭感觉判断有罪无罪就行。这可以避免前二者的漏洞,但是这个陪审员制本身的是没有太多问题的,但是问题在于,陪审员的选取上却是有漏洞的,如果陪审员玩嫌疑者如果没其没有任情感联系的话,客观性是可以保证的,但是美国法律没有明文规定这一点,就是必须保证陪审员的客观性,当然肯定是不许有直接的关系的。事实上二年前的洛杉矶黑人大暴动的起因这是陪审员的不客观性造成的。

  辛普森杀妻案件的审理时间距离洛杉矶黑人大暴动也仅二年,而辛普森又是黑人明星,为了平衡黑人的情绪,陪审团绝大多数都是黑人。在判决出来以后,检察官克拉克曾说过:尽管自由主义者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一个以黑人为主的陪审团不可能在此类案件中作出公正判决。

  辛普森被判无罪的另一个关键就是程序正义,这也是周立波得以无罪的原因。因为按照规定,新鲜血痕要用专门的塑料袋来包装,而警察却是用普通的纸袋,这就有可能使血痕受到污染,而DNA检验是很精密的,所以这个鉴定结论可能不可靠。另外,还有在血袜子上发现一种EDPA抗凝剂的化学物质,而这个物质人体中是没有的,所以这说明这个血不是被害人流出的,而是在保管时染上去的。

  这二个逻辑其实是有问题的,都是以一种极小概率的来否定全局,如同莫须有一样。但问题就在于这样就有了争议点。

  还有一个争议点就是在法庭上辩护律师突然要求在法庭上戴上手套,结果,辛普森在众目睽睽下竟然无法戴上手套。虽然控诉律师找到辛普森穿戴类似同一手套的照片,并且有专家佐证说手套溅染血液后回收缩,但是辩护律师也请专家佐证说不会如此收缩。

  而最关键的是负责办案和入屋搜查证据的主要警察及案件证人福尔曼,被辛普森辩护律师找到突破口指控其为种族歧视者,使得福尔曼的证词可靠性被大幅减弱。同时因为警察在办案过程中违反程序正义原则,诸多证据被质疑。

  别一个案例很有意思,这是一个证据确凿,且已经被判死罪绞刑的罪犯,寻求免死,除了不停的上诉,并且请动了当时的总统向其请求给予死刑豁免,都不能见效。但是这位死刑犯的律师很厉害,从判刑之时起就让他的委托人,不停的进食高能量食物,并减少运动。打官司是很耗时间和金钱的。在一系列努力无果的情况下,在距离执行死刑不久时,这位犯人已经极度肥胖,体重来得超标。这时这位律师提出了个疑议,那就是依据美国法律,不得使死刑者死的过于无尊严。这么肥胖的身体如果执行绞刑很可能脖子会被拉断。法院只好请来相关专家评估,评估结果是在一定的体重情况下是具有这样的风险,于是法院判决就是只要犯人的体重底于这个风险体重就是执行死刑。所以最终这个罪犯死于三高病症。活活给吃死了。

Power by DedeCms